南星舞忙摇头,“没有,我想。所以我想先回一趟禁神域,再回帝月大陆。我们成亲,我爹娘和大哥他们总要在吧!”

    帝寒衣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这些事交给我,你只要安心地等着做新娘就好了。如果你觉得无聊,可以让灵果果和司九九他们来陪你。刚好灵果果的眼伤修复手术能在时间殿里做,休养起来也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就按你说的办吧!”南星舞点点头。

    差点被转移注意力的她很快又想起了重要的事,“墨墨呢?我三天没看到他了,他上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帝寒衣的眸色黯了黯,但很快又隐去了眼里的情绪,“我让墨墨和狼烟他们回龙灵圣城了,过几天龙游爷爷他们会过来帮着我们筹备时间殿的婚礼,小舞衣,你想哪天成亲?按天意神君的意思,这一场时间殿的婚礼要大办。这样才能接受到时间之神的祝福……”

    南星舞想了想,“那就按你们的意思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在三个月后。”

    南星舞一怔,“要筹备这么久吗?”

    帝寒衣轻咳了一声,“天意神君说那天日子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好吧!”南星舞没有再多想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三哥带着灵果果来了玄极天宫,因为要给灵果果安排手术,所以南星舞很多事也是亲力亲为的。

    有这么多人在,手术肯定是很顺利的,南星舞甚至还耗费时间之力加速了灵果果眼睛的恢复,仅仅半个月,她的眼睛就恢复如初了。

    跟着灵果果腻歪了两天,南星舞发现灵果果与自己三哥频频在她面前暗送秋波,她便体贴的给他们寻了个机会独处,自己一个人坐在草坪上和小蛛玩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着自己三哥与灵果果的背影,南星舞忽然觉得,她是不是也得跟爹娘他们提提,给三哥成亲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拎上小蛛,立即去往了帝月大陆。

    她一离开玄极天宫,帝寒衣那边马上就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正在布置新房的他有些头疼的放下了手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帮着弄绣被的谷玉仙子叹了一口气,“你这样瞒着她累不累?这还有两个多月,如果她在成亲之前知道了,你以后怕是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帝寒衣先是取出精灵铺子,给南云一和自己岳父岳母发了几条消息,这才说道:“我也不想瞒着她。可如果我告诉她,墨墨一早被玄阳君害得只剩下了神魂,且神魂一直放在白殿主的长生剑中养护,我真的不敢想象她会变成什么样。好在,墨墨神魂在,也能与小舞衣交流,现在就当时间倒流,回到我们最初成婚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们在时间殿成亲后,一切很快就会回到原点。

    等到那时,小舞衣就算再知情,也不会那么痛苦了。

    “哎!你们这些孩子啊!我知道你是为了她好,也知道你用心良苦。但那丫头太聪明了,我寻思着,这些成亲的什么东西,让天意神君再弄快一点,由其是他说的那个时间摇篮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帝寒衣抓紧时间安排成亲事宜的时候,另一边的南星舞也已经回到了沧海遗珠。

    让她意外的是,她到的时候,爹娘和大哥大嫂他们全在外面,像是在迎接她一样。

    南夫人一见女儿回来,立即上前抱住了她,“小舞,路上累不累?”

    南星舞忍不住笑了一下,“娘,我不累。”

    她回来,其实就是一小会儿的功夫,哪里会累。

    “小舞,你回来得正好,我和你娘正商量着给你二哥说亲,你来帮我们参考一下,哪家的姑娘比较好。”南沧烈笑着看着自己女儿。

    女婿说了,女儿这一次回来,就让她多住上一阵子,最后住到他们两个月的婚礼前再回去,他还保证了的。

    “二哥自己没有心仪的姑娘吗?”南星舞的目光看向了站在自己爹身后,一直低着头搓手的二哥。

    南云双不自在地说道:“说有也有,但是爹娘说我配不上人家,让我不要好高骛远,在帝月大陆找个合适的姑娘成亲。”

    南星舞一怔,“那就是说,二哥喜欢的人不是帝月大陆的是吗?”

    南云双刚要说,脑袋就被自己娘拍了一下,“还别说,你就是配不上人家姑娘。好了,帝月皇帝给我送来了好多漂亮姑娘的画像,一会儿我和小舞慢慢给你挑,总归会挑到一个称心如意的,你站到一边去。对了,你妹妹应该渴了,你去准备一点茶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南云双摸摸自己的头,听话的端茶点去了。

    南星舞忍不住笑了起来,二哥现在在家里这么没地位吗?

    “小舞,你难得回来,这次要多住上一阵子,娘亲有好多事情等着你拿主意呢!”南夫人高兴的牵起了女儿的手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多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母女两人一边往回走,一边说着话。

    茶点准备好后,南夫人当真从房间里抱出了一大堆的漂亮姑娘画像和生辰八字,然后很是认真的逐一挑选。

    南星舞跟着挑了一阵,然后故意打了个岔。

    “娘,三哥的婚礼要不要先办?”

    南夫人却是摆了摆手,“你大哥成婚早,然后得是你二哥,再是你三哥。我看云隐和灵果果那姑娘感情算是稳定的,我们先操心一下你二哥。最好让他们两人同时成亲,那也是一件美事。”

    南星舞笑着说道:“按娘这说法,那我最小,不是应该最后成亲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一样呢!你是闺女,闺女是娘的心头宝,只要遇到对你好的那个人,不嫌早,不嫌早!来,小舞,你看看这个姑娘,虽然只是一个小城主的女儿,但是人长得好看啊,性情还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看的,就是不知道二哥喜不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不错啊!小舞你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南夫人拉着女儿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画面。

    这一看,居然看了三四天,挑出来的画像还详细地列了个清单,然后重点对象还安排了人家姑娘来沧海遗珠玩,借机让二哥跟人家相处。

    南星舞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妥当,但耐不住爹娘高兴啊,她也就这么陪着。

    这样折腾了十来天后,可南云双谁也没有看上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南星舞将自己二哥叫到了外边,很是认真地问道:“二哥,你老实和我说,你喜欢的人是谁?如果我认识的,说不定我还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南云双一听,眼睛一亮,但很快,他又低下了头,隐去了眼中的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南星舞见他这样,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二哥,大男人勇敢点,说出来又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南云双犹豫了一下才道:“小舞,我……我喜欢……喜欢司……司九九……”

    南星舞听后却是笑了起来,“司九九很好了,你眼光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爹娘都说我配不上她,她现在可是不灭神,我的修为才到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情又不是只讲修为的,对的那个人也很重要啊!二哥,我会帮你的,我帮你问问司九九的意思,免得你的心吊在这里不上不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好啊!就是,你成亲后再操心这件事吧!”南云双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南星舞一愣,“为什么要成亲后再操心,我现在很无聊啊!你放心,我明天就去帮你问。”

    南云双一听,赶紧摇头,“不用,不用,不用这么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墨迹干什么。我心里有数。你睡觉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扔下自己二哥走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她给司九九发了条消息,但是,司九九居然没回她。

    想了想,第二天一早南星舞便起来跟自己爹娘告别了,说是有事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南夫人想挽留女儿,但又怕她真的是有事,所以还是不舍的让女儿走了。

    女儿一走,家里顿时清静了不少,南夫人有些不适应的跟自己夫君感慨:“还是小舞在家时比较热闹,如果墨墨在就更好了,我太想墨墨那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南沧烈拍了拍自己夫人的手,“他们都会回来的,等小舞在时间殿成了亲,墨墨也会很快出生,云隐不是说天意神君在做一个什么可逆转时间的时间摇篮吗,到时候墨墨很快就长大了,说不定过年的时候他们就会回来陪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就太好了,我真希望时间过快一点,要是小舞……小……小舞……”南夫人一脸震惊地看着突然去而复返的女儿。

    南沧烈见女儿突然回来,也是一惊,“小舞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南星舞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住内心的不适,缓缓地说道:“爹,娘,我听到了。你们刚刚说墨墨怎么了?什么叫很快会出生?”

    她折返回来,本来是想找二哥要一样东西,好做为给司九九的订情信物,可她万万没想到,她居然会听到这么这些。

    “我们,我们没说什么?”南沧烈尴尬地看着自己深受打击的女儿。

    南夫人担心地看着自己女儿,想要上前安慰安慰她,她现在实在是太后悔了。

    南星舞闭了下眼睛,爹娘的态度已经让她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墨墨一定是出事了,不然之前帝寒衣不会老是不让她找墨墨,墨墨也从来不会这么久不跟她联络的。

    墨墨出事,她居然毫不知情,所有人都瞒着她,居然所有人都联合起来瞒着她。

    “爹娘,我走了,你们保重!”

    说完,南星舞迅速的离开了帝月大陆。

    南沧烈和南夫人看着女儿眼含内光的离开,两人是无比的自责,等到他们想起来要给龙帝发消息的时候,南星舞已经怒气冲冲地踢开了玄极天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此时帝寒衣正在与龙游老人商议着安置龙子图的事,看着小舞衣突然冲进来,他的心头突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帝寒衣,你什么意思?墨墨到底怎么了?我问你,墨墨到底怎么了?”南星舞自动忽略了龙游老人,直接将龙寒衣推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帝寒衣心中一慌,忙抱住了气得想要揍人的小舞衣。

    龙游老人看了寒小子一眼,又看了一眼眼眶红红的小丫头,然后叹了一口气,帮着解释了一句,“墨墨那小子在灭魂道受了伤,身体渡了劫,神魂尚存,现在在龙子图中静养。因为他没有机会成为不灭神,所以还是要等你们在时间殿成亲之后再重新孕育一次。不过天意神君制作了时间摇篮,墨墨只要七天便会恢复他本该有的状态。你别担心。这小子不告诉你,是怕你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墨墨也是我的孩子,他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不该瞒着我的。”南星舞又气又心疼。

    她怪自己太大意了,她也怪帝寒衣瞒得太好了。

    帝寒衣将小舞衣拉进自己怀里,抬手轻试着她脸颊上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,我只是怕你难受,所以想让你晚一点知道。再加上,这也是墨墨自己的意思。那小子一直说要保护你,他觉得自己太弱了,趁着这一次劫难,他之后能成长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成亲,马上成亲!”南星舞忽然推开帝寒衣,抹去脸上的眼泪,认真又霸道地说道。

    龙游老人轻咳了一声,忙先退下了。

    这事,还需要寒小子自己来解决。

    “小舞衣,天意神君定的成亲时间是下下个月月初,也就是九月初九,不如我们再等等?”

    “不等。明天就成亲。不,我今天就要成亲。”

    帝寒衣无奈地说道:“墨墨也要在龙子图里蕴养上七七四十九天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将龙子图放在时间殿蕴养,再不然,放在天意神君那个什么时间摇篮里蕴养也行。天意神君在哪里?”

    南星舞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帝寒衣也赶紧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星舞在玄极天宫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天意神君,性急的她索性行使了时间殿主人的权利,召唤了天意神君。

    因为神召,天意神君很快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刚刚已经从龙游老人那里听到了消息,所以现在这丫头召唤自己时,不等她开口威胁,他已经主动表了个态。

    “时间摇篮还需三天完成,但是,如果你来帮忙的话,可以节省一天时间。龙子图的蕴养你可以自己来完成,顺利的话,估计三五天就行。婚礼最早在七天后。本来我早就想叫你来帮忙的,但不是怕你伤心过渡帮倒忙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成亲日期就选七天后。我一定不会帮倒忙的。”南星舞说得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!禁龙大帝一块来帮忙吧!”天意神君顺便又抓了个劳力。

    南星舞却不再理帝寒衣,催着天意神君去制作时间摇篮了。

    帝寒衣拿她没办法,只好跟了过去陪着她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七天便过去了,这一天,广阔的玄极天宫到处张灯喜彩,六界十地人潮涌动,所有人都在关注灵主大人与禁龙大帝的盛世婚礼。

    有机会前去观礼的人则是兴奋的好几天睡不着觉,去不了的人则是等待着精灵铺子上的影音馆上直播婚礼盛况。

    吉时未到,整个玄极天宫已经挤满了人,未见过灵主大人的人都期待着灵主大人露出真面目的那一刻,尽管等待的时间长,但因为兴奋和喜悦,时不时都会听到各种笑声和欢呼声。

    跟外界的热闹相比,此时身着时间殿最美嫁衣的南星舞情绪却并不那么热情高涨,她不喜成亲的各种礼节和仪式。

    帝寒衣也好似知道她的心思,能省的礼仪基本全省了,只等吉时到的那一刻,他牵着她的手,自玄极天宫的长长天阶走过,一步一步走向时间殿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无数的鲜花在空中绽放,仙乐声、人们的掌声、欢呼声交织在玄极天宫上空。

    南星舞并不知道这过程有多少人羡慕,有多少人惊为天人,又有多少人将这一幕深刻入脑海,经年不忘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他们是神仙眷侣,是上天的宠儿,是引领六界苍生的不灭禁神,但帝寒衣的脑海里却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绝美女子是他的妻子,他此生唯一的爱人。

    南星舞见帝寒衣一直看着她,她微微侧目,“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的嫁衣特别好看?”

    帝寒衣勾唇一笑,“不是嫁衣好看,是人好看。”

    南星舞狡黠一笑,“那是嫁衣不好看?”

    帝寒衣忽然靠近她,抬起她的下巴,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下,“小舞衣,你穿不穿嫁衣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南星舞刚要说话,就听见四周响起了一长串的抽气声,似乎是没有想到会看到她和帝寒衣亲吻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微红,赶紧与帝寒衣分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已经成过亲,这一次,她虽戴着凤冠,却并没有遮上红盖头,所以她现在还挺难为情的。

    帝寒衣则大大方地揽过她的腰,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路,我抱你走就好。”

    南星舞轻抿着红唇,俏生生地看着一脸幸福喜色的帝寒衣。

    余生的路,她都会和他一起走下去……

    时间大殿,天意神君、龙游老人、谷玉仙子、白殿主、雷音天君、多玄阁主、北老、南梦、南沧烈、南夫人、帝冥老人,等等一大群人已经在殿中等候多时,等新人进来,大家纷纷为他们送上祝福……

    除了天意神君,并没有人注意到,在新人对着时间之神的神像跪拜的时候,有一条时间线穿过两人的发间,将两人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宾客们尽享灵厨美食狂欢夜的时候,洞房中的人也在享受着属于他们的狂欢夜。

    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,龙游老人正拿着一壶酒坐在一处偏殿的屋顶上,他的手边随意的放着一张龙子图,两道龙精之气形成的龙影在上面游动着。

    “龙游爷爷,我妹妹都不说话,你说,我娘亲会不会生出一个傻妹妹来?”

    龙游老人看了一眼,然后抿嘴一笑,“龙女尚小,火候不够,你可能要晚出生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会和妹妹同时出生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你是哥哥,等你爹想起你的时候,你就能出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妹妹呢?也要我爹爹想起她来的时候才能出生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龙女会像凡人一样,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一点点长大,圆你娘亲的梦,你娘亲觉得你长得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游爷爷,我真想明天就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别做梦了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第二天,龙帝大人是真的没有想起自己儿子来,甚至连房门都没有出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是第三天、第四天、第五天……

    直到第七天的早晨,墨墨终于看到了自己爹爹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终于想起我了。”墨墨激动的不行,他可算是要出生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你娘亲很累,也很担心你,你不要打扰她。”

    墨墨不解地看着自己爹爹,“爹爹,不打扰娘亲,我要怎么出生?”

    “时间摇篮是我和你娘亲亲自参与打造的,那里有我们的神元护你。现在我和你娘亲已经得到天地认可,并受到时间之神的祝福,你自行前往时间摇篮蕴育就行。”

    墨墨傻眼,“不用回到娘亲的肚子里蕴育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说完龙帝大人不再理会自己儿子,转身回房了。

    墨墨收回目光,委屈地看着龙游爷爷,“龙游爷爷,我感觉我被我爹爹抛弃了。”

    龙游老人喝了一口酒这才笑道:“对你爹来说,你只是没你娘亲重要。去吧!以后你就多了一个要保护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墨应了一声,随后冲出龙子图,化身蓝色龙影飞往了时间殿。

    在墨墨进入时间摇篮的一瞬间,睡梦中的南星舞忽然间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无意识地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腹部,然后脸上浮现了一抹幸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舞衣,你还有没有什么心愿?”帝寒衣覆上她的手,满脸柔情地看着怀里的睡美人。

    南星舞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甜甜地笑着:“龙帝大人,我的心愿是,愿得一心人,永世不分离!”

    帝寒衣抬手轻抚着她灿若星辰的眼睛,然后笑着亲了一下,“乖,你一定会得偿所愿的!”

    ……全文完!

    《天女商妃》在这里就全文大结局了,感谢所有陪伴过薇薇的小可爱们!因为你们,薇薇才能坚持到现在。希望在接下来的新书中,依然能看到你们可爱的身影!爱你们!!

    新书大概在周一发布哦!

章节目录

天女商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莉莉薇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薇并收藏天女商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