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看谁敢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已有人冲了进去,寿王府这时候没有留下多少官兵,仅凭门口的守卫,根本无力阻挡来势汹汹的官兵。

    纵然那管事是太后宫里的,本身是有几分底气,可再怎么有底气,他也拿那些粗鲁的官兵没法子,此时最好是不要反抗,否则凭白丢了性命,那又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随他们去吧,如今王爷不在,我等,是保护不好这个王府了。”管事的这般说着,回头将那些下人们都归到一处,然后让给那些官兵让了路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顿时得意起来了:“早如此不就好了,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看你们也不是没脑子的。"

    等那些官兵都离开了,王府已是一片狼藉,在这期间,顾子柒也没有闲着,她让织花和小林子在此处守着,她自己却离开王府,去往逍遥王府。

    此时回去,却发现逍遥王府也被重兵包围着,顾子柒见此情景,顿时有些看不太明白了,她原本以为,赵冕此时应该是安然无恙的。“

    就连逍遥王府也是被官兵围堵起来,此时当然是进不去的,顾子柒只能在外围,探一探别人的口风。

    然后从那些围观的群众口中得知,这逍遥王府被围起来的时日,竟然是在昨夜。那时候,她似乎刚离开不久,她走之后,到底发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这逍遥王爷,似乎是犯事了。”这是在

    逍遥王府旁边一条街做生意的小贩说的。顾子柒知道这些微小民众说的话,未必就不是真的,但是她更在意那些细节,如果能精确到那件事的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……

    罢了……

    路旁的野花野草,在雨后,氤氲着一股淡淡的芳馨,随之而来的,还是一股寒意,十分深重的寒意,直透过顾子柒单薄的衣衫,蹿进心里去。

    回到寿王府的时候,那些官兵已然离开,也不知道他们在寿王府里面搜了些什么东西,或许带走了一些东西,或者留下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织花和小林子等在门口,瞧见顾子柒了,他们险些哭出来:“姑娘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无缘无故撤兵了,什么都没有搜到。刚才有人来,给了一封信,说是要交给姑娘的。”小林子这么说着,然后交给一张纸。

    顾子柒打开,粗略扫了一眼,面上表情由震惊到喜悦。

    织花和小林子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,顾子柒便对他们说:“我今日便要离开,你们的卖身契,在管事那里,你们自行去讨要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找我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织花和小林子一脸古怪,心里虽有诸多猜测,但好似也明白答案了。

    本来主子之间的事情,也不是他们能够过问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慢走。”

    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不管怎么样,他们总希望顾子柒最后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一匹骏马,飞快的奔向城门,她只是一个弱女子,无人拦路,她背着包裹,里面装着天蚕雪莲。

    城门外,却有人拦在那里,是赵冕。

    顾子柒勒马,有些警惕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瞧见她这般模样,赵冕面上有些失落,但他还是带了笑意:“你这就要走了,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得到他所有想要的,顾子柒不明白他此时拦在门口是何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想让你当我的王妃,你拒绝了。倘若我现在允你皇后之位,你可愿意留下?”赵冕说这话的时候,一脸认真,好似他真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王爷错爱了,我不是当皇后的料。”更重要的是,她不喜。

    仍是意料之中的回答,但赵冕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失落。

    他辛苦筹集了这么多大事,好不容易,借李春霆的手,扳倒了太子和五皇子一干人等,原本他应该感到满足了,那个位置,已经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谁想到他还想要得到更多,江山和美人,不可得兼。奈何他不甘心,不知足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不甘心,也只能放下了。谁让李春霆不是真的寿王,他不能为自己所掌控,假使李春霆真的有心皇位,他很难阻止吧。

    用顾子柒,换得一个江山,有什么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他在等你。”赵冕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顾子柒点头,策马,头也不回的朝夕阳下奔去。

    赵冕在身后望着她的背影,目光深沉。

    越早见到李春霆越好,顾子柒的心一刻也静不下来了,信中所说,李春霆该在不远处的小树林等着她。

    穿过那条官道,风沙不息,迷了人的眼,顾子柒只晃了会神,便见路的尽头,红色晚霞之下,李春霆的身影,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时至今日,顾子柒终于有勇气喊出那个称呼。

    李春霆的目光柔柔的落在顾子柒身上,像极了上辈子那样。

    空旷幽深的水月谷底,谷主一脸气急败坏问道:“然后呢?你这厮早就恢复记忆了?还让丫头受苦了?”

    他个头不大,容貌稚嫩,说出这番话来,真是老气横秋。

    但李春霆和顾子柒都适应了,李春霆此时不说话,反倒是顾子柒为他解释:“那时候我远在异国,他就是想起来了,也没法后头他跟赵冕做了交易,当然更不能暴露身份。”

    谷主这时候气呼呼的说:“你们夫唱妇随,我自然是管不着,那天蚕雪莲呢,可带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他方才顾着听他们经历的那些事,险些把正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顾子柒随意将包裹递过去,然后继续和李春霆含情脉脉的对视。

    他们这般模样,浓情蜜意,好似小别胜新婚。

    那边谷主打开盒子,见果真是天蚕雪莲,面上露出满意神情,又望了他们一眼,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接下来……你们可白头偕老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种田之娘子真霸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筱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筱箐并收藏种田之娘子真霸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