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凤鸾宫。

    册封皇贵妃的事情,那是何等重要的所在,后宫众妃已然在此候着,只待皇贵妃行过册封礼,拜见过皇上皇后之后,这后宫众妃都是要对皇贵妃行跪拜大礼。

    云歌现在身怀有孕,这件事当然还是应该要稍微的留意一些,原是紫苏和许月,但是碍于那件事,许月便也是退到旁边,便是由清尘假扮的宫女随在云歌的身侧。

    那边,执礼太监,一步步的按照这流程往下走着,到了这殿前,紫苏将那跪拜所用的蒲团铺在云歌的面前。

    云歌跪下来,自然是聆听圣上金言,凤胤自是舍不得云歌久站,便直接的看向旁边的皇后,“皇后对皇贵妃还有什么话要说的?”

    陈皇后听着这话,虽然说是问询她的一件,但是在这里,现在已然是充斥了不耐烦的颜色,只不过,为什么这半月之间的所在,任何事情都是没有发生,而且到了今天,还是一如既往?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没什么可说的,不如,皇上先带着妹妹去接受众妃的跪拜之礼?”

    凤胤淡然一句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礼毕所成的那一刻,云歌站起来,一切都是算的精准,起身的瞬间,云歌直接就是体力不支,整个就倒下来,清尘见状,在这混乱之间,所在的那些痕迹都是已经分明。

    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惊呼出来的一道声音“血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吓坏了,在外头等候的众妃,听到这里面传来的声音,谁都是没有一个主意的,宋淑妃和云诗兰两人到底位分尊贵些,也只是让众妃在这里等候,她们两人先行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那里已经是混乱一片了。

    凤胤径直到了云歌的跟前,看到那地上的那一摊血。

    陈皇后看到这些的时候心中是怔住了,为什么不是在雪阳宫发生,而是在她的凤鸾宫,这……

    凤胤眉头紧皱,“太医呢,快传太医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立马就有所行动,而后太医院的太医过来之后,立马就给靠在皇上身上的人诊脉,直接伏在地上,“皇上,微臣恕罪,娘娘这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陈皇后站在那里,看着,“皇上,还是先将妹妹抱到臣妾殿中吧!”

    凤胤立刻将云歌抱起来,直接到了这偏殿之中,放在那床上,云歌眉间微微紧蹙,可是还未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份所在,这里面所有的情况都是已经让人无从去着手的所在,交叠缠绕在上面的,都是混乱的,凤胤的心已经是拧成一团,根本就无法松开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太医跪在地上,“皇上,娘娘今晨一定是喝了极其阴寒的东西,可能当下不会有反应,但是最多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?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细想想,一个时辰内,娘娘有碰过一些什么?”

    凤胤看向那边的云歌的婢女……

    紫苏抽泣着,然后回答着说道:“皇上,娘娘这一个时辰都是待在凤鸾宫,若说喝了什么东西的话,那只有皇后娘娘所赐的那一盏清茶。”

    陈皇后听到这话的时候,“你这贱婢,想诬陷本宫吗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,只是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实话实说。”陈皇后直接跪下来,伏在凤胤跟前。

    凤胤看着那太医,“太医,如果,能够找到一些东西,太医可以确认两者是否相同吗?”

    “微臣可以,毕竟能致使娘娘小产的阴寒之物还是非常明显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公公,你亲自带人,将凤鸾宫给朕里里外外的找,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陈皇后整个都是凝滞住了,所在的那些心思都是非常透彻,“皇上这是彻底的疑心了臣妾?”

    宋淑妃这时候,好巧不巧的在那里说着一句,“皇后娘娘,这事儿得洗清嫌疑,就应该做的彻底,若非这样,怎么能够把这些都处理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自云妃妹妹得皇上晋封皇贵妃以来,一直都不是挺高兴的,这人人都是看在眼中,偏巧今儿个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若是不查清楚的话,皇后娘娘的嫌疑难以洗清,这妹妹身上发生的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啊!”

    凤胤冷眸落在陈皇后的身上,心思都是冷彻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陈皇后满是恨意的双眼看着那宋淑妃,但是宋淑妃压根就是不当回事,这个时候若是她不把煽风点火,不把这些都烧起来,岂非是浪费如此的良机。

    略过了半个时辰,云歌躺在那里,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面前的人是凤胤,眼眸之中的光似乎都是失去了似的。“皇上!”喉间干涩,连声音都是变得沙哑了。

    凤胤宽慰的说道:“爱妃放心,这事儿,朕一定会给出一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恰巧这个时候,张公公已经领着人进来了,“启禀皇上,奴才已经派人里里外外都搜查过了,找到了这一小包东西,还有那个刚才皇贵妃娘娘所喝过的茶杯。”

    太医立马就将那个茶杯拿过来,用手指在那里沾上一丝丝,然后放在舌尖,在将那一小包东西拿过来,拆开看着是一百白色的粉末,靠近,“皇上,正是此物,和皇贵妃娘娘所在的那些是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凤胤眉间紧蹙,“皇后!”声音是冷冽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宋淑妃附和一声,“还是中宫皇后,即算是对妹妹有不满之处,也不能迁怒到皇上的孩子身上啊,这简直就是枉为皇后。”

    陈皇后对上宋淑妃的双眼,“你个贱人!”

    凤胤冷声一句,“皇后有失中宫之德,残害皇嗣,陷害皇妃,即日起,收回皇后金宝,废黜皇后之位,禁足凤鸾宫,非朕旨意,不得踏出一步,她能拿到这些东西,必然是外头有人接应,陈家枉顾君臣,此事必然脱不了干系,传朕旨意,告诉徐晨和宋玉,即刻封锁陈府,调查陈信。”

    陈皇后看着这些,“皇上,这事和臣妾的父亲没有任何的关系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有没有关系,查过之后自然分晓。”凤胤一把将云歌抱起来,“爱妃,朕带你离开这里,免得在这里脏了你。”

    在皇上抱着云歌离开之后,殿中一应的人都是开始各自散去了,宋淑妃看着那伏在地上的陈皇后,“诶呀,真是可怜啊,往日英明的皇后娘娘怎么会栽在这里了呢,可惜了呢,连带着陈家都是没有了好下场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,都是你们算计的,陷害皇嗣的是你们。”陈皇后冷声一句对着跟前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宋淑妃冷笑,“你少在这里胡言,你敢说,你没有明里暗里的对皇贵妃下手,你没有用那些龌龊的手段,只不过啊,皇贵妃是何等聪明的人,只不过,最后发生在你这凤鸾宫中,就是你自己给自己还有整个陈家搭建了一座坟墓。”

    话落,宋淑妃转身便从这里径直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穗心和蕊儿两人看着这些,所有的痕迹都是变得卑微到了尘埃里,再怎样都是不可能有站起来的一天了,陈家,对于这样猝不及防的所在,接踵而至的调查,所有的事情完全是猝不及防的,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,算是把这些都彻彻底底的给解决了,所在的那些存在,已经是没有可以避开的。

    转眼已是一个月之后,朝堂之上,凤胤借势而为,秉雷霆之势而下,打的陈家猝不及防,算是彻底的将一切都解决了,只不过,他损失了他挚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雪阳宫内。

    云歌看着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这里待着的清尘,她的身子基本上是已经调整过来了,“清尘,当真是无碍的吗?”

    “原本当时想着,或多或少都是会有些损伤的,不过倒也是稀奇,此番药性的左右,倒是拿捏的极好,没有任何偏差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个月以来皇上都是忙着在那些事情上面,现在前朝的事情都算是解决了,这件事也算是可以结束,可以将真相告诉皇上了。”

    清尘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坐在这床榻上,云歌看着面前的人,凤胤凝声对着面前的人说道:“爱妃的身子恢复的是极好了。”

    云歌看着跟前的人,顺势倒入他的怀中,露出浅浅的笑容,问道:“皇上,如果臣妾说,有一件事,臣妾隐瞒了你,皇上会怪罪臣妾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永远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和皇上的孩子还在,皇上听臣妾解释,臣妾当时是让清尘给臣妾准备了一种药,可以让胎象消失,然后营造出小产的假象,但是这件事存在风险,皇上对于陈家和翰林院的所在一直都是没有借口可以往下,臣妾希望能帮到臣妾,但是这件事存在风险,臣妾在事先没有告知皇上,只是希望这件事无论好与坏,皇上都可以成就皇上的事,而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,而且此事从皇上晋封臣妾位分开始,皇后那边早就已经安插眼线进入臣妾的雪阳宫,这件事都是在着手的,所以臣妾将计就计了。”云歌一口气将这些话全部说完,生怕跟前之人不会听她讲完似的。

    凤胤整个人都是惊呆了。

    云歌抓着凤胤的手,放到她的腹部,“皇上,臣妾府中的孩子非常健康,皇上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有说出口,直接就是一吻落在云歌的唇上,“朕怎么会怪,朕只是高兴,朕不知道这些事情,爱妃,以后朕不许你在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云歌听到这话的时候,点了点头,“是,臣妾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萦绕之下,所在的痕迹都是分明,只不过这背后存在藏匿的,完全是不会再有人拿出来议论,只是所有人都以为,当今皇贵妃,为皇上诞下一对龙凤双子,恩宠不断,皇恩隆重,可谓是后宫独一无二,后宫纵有众妃,皇上的宠爱,只有皇贵妃一人罢了。

    听闻,皇上要立皇贵妃为后,还是皇贵妃否决了。

    云歌看着凤胤,“臣妾才不要做皇上的皇后,臣妾做的是皇上的宠妃,唯一的宠妃,唯一的皇贵妃!”

    凤胤搂住怀中的人,蔓延在脸上的笑容都是那般精彩灿烂。

    大结局!

章节目录

嫡谋:一品皇贵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千夜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夜雨并收藏嫡谋:一品皇贵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