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在还研究这个女人有什么用?”顾思维在家中气的甩袖子走动,又回头看着下属们道:“她如果不奇怪,她会放着皇后不当非要谋反吗?你们要看的是,皇上到底会不会如她所愿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他的姑爷斩钉截铁的道:“名单上可全都是朝廷举足轻重的人物,尤其是那些勋贵之家,大多数是天子近臣,皇帝如果抄了这些人的家,那不是逼着这些人谋反?”

    除了文官,又尊贵距离天子又近的就是锦衣卫金吾卫五城兵马司这些人,这些人几乎都出身勋贵之家,都是武将,和文官可不同啊,皇帝如果把这些人一锅端了,那是自寻死路,这些人先端了他差不多。

    顾思维的一个学生冷静道:“也不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他。

    那人拿着名单语气担忧的道:“看,威远侯钟勇伯等人都不在名单之上,而如今锦衣卫金吾卫等首领都出在这些人,这些人家没事,锦衣卫金吾卫又为什么会反对皇上?”

    看来这个疯女子也是顾忌皇帝的安危的。

    姑爷心里急了,道:“那还有文官呢,难道就打压这么多文官?谁给朝廷办事?文官如果有怨言是可以颠覆国家的,那女子再厉害,她身边也没有读书人!”

    真的没有,因为全天下读书最厉害的人都在朝廷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各地谋反都不成功的原因。

    打仗不光要靠蛮力,还要有学问,才能笑道最后。

    为什么太祖能成功啊,当时身边聚集了多少文人,因为当时蒙古人不重视科举,不用汉人,所以人才都被太祖笼络了,这才取得的江山。

    皇帝怎么也要顾忌着这些,且那女人身边没有文人,她能打到京城下是靠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那下官听了却依然摇头:“妙就妙在不是所有文官啊!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?勋贵武官之家留一半忠厚老实的,文官留一些没有家资背景或者德才兼备的,因为留了一半,就不怕牺牲另一半!”

    种子不灭就行!

    众人都是聪明人,都知道这样布局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姑爷不甘心道:“留一半又有什么用,她那边还有人呢,真的被她成了论功行赏,难道她那边的人不封爵位不封官?到时候和留下的一般起纷争,也有得她头疼!”

    那不是更好吗?帝王之道就在于平衡,只要不和就好,相互攻击,得利的就是皇帝。

    这姑爷越说,众人的心情越沉重。

    顾思维看着眼前的虚空想着,她是沈天岚的人啊,她要亡我,我得自救!

    礼部尚书上了折子,要给前太子妃请封皇后封号,还希望皇帝按照大婚礼仪,从大明门娶皇后进宫。

    齐照知道这是某个大臣指使的,是想平息她女人的怒气,让她的女人乖乖回到后宫,不要起战事。

    但是他很想告诉那些人,让他们不要想了,他的女人决定的事情不会更改,这根本不是他们两个的家事,这是天下事,为了天下更好的事,如果不同意,那才是真的要亡了齐家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李光尘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沈唯卿,笑道:“你被人说服了?”

    沈唯卿摇头道:“只是看了一些东西,不忍心!”

    李光尘点头:“明白,你是心软的人!”

    沈唯卿苦笑道:“惭愧,我是心软的人,怎么唯独对你不心软呢,现在还要来让你为难!”

    “我不为难!”李光尘让沈唯卿不要紧张:“你也不是看我不心软的人,如果你不心软,我们不会有今日的交情!”

    是啊,当时如果不是他觉得她可怜,他们就是仇人了。

    沈唯卿道:“可我被一个外人说服了!”

    李光尘点头道:“人之常情,真的,人之常情,我看了我也会难过,也会不忍心,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半途而废,忘了你祖父的志愿了吗?如果我们妥协了,我是不会损失什么,可是朝廷还是那个朝廷,百姓怎么能安居乐业呢?光凭着皇帝一个人来清算他们,他一辈子也清算不玩,因为根太深了!”

    尤其是齐家人的根,太深了,还烂,齐照根本没办法把齐家人的爵位和封地都拿回来,只有改朝换代。

    所以这不是家事,这是天下事,让天下再次兴旺起来最快捷有笑的天下事。

    沈唯卿依然笑的苦:“我都明白,可是我竟然不忍心了,小光妹妹,我成不了大事啊!”

    “你能的,你是沈天岚的孙子!”

    他能,他的祖父是沈天岚。

    沈唯卿不由得想起李光尘到他们家时候说的话,要跟他们家留下一条根,就是他。

    他是沈天岚的孙子,他要继承祖父没有完成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我不再迷茫了,不再不忍心了!”沈唯卿坚定的说:“我要向祖父学习,造福更多的人,让更多的人过上好日子!”

    “更多的人资源却有限,就会起杀戮,杀了一场人都死了,资源就丰富了,就可以养活更多的人,然后人越来越多……周而复始,所以没有什么更好更坏的事情之分,就平衡最重要!”

    平衡最重要,平衡有多重要啊!沈唯卿问道:“那小光你觉得平衡了吗?”

    李光尘微微摇头道:“很快,就会有新一轮的安定,但是首先要把朝廷的毒瘤切掉了!务官,不要不忍心,我们一起加油吧,把沈大人当年没有完成的改革给他完成吧!”

    祖父是带着不甘离去的,所以,他要继承祖父没有完成的愿望。

    务官,我们一起把沈大人当年没有完成的改革给他完成了吧!

    完成,祖父就不用有遗憾了。

    沈唯卿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女将军不要什么皇后位,以为皇帝不肯交出那些人,不肯出城投降,起义军在女将军的带领下,将太后娘家在大兴的千亩子粒田给打劫了,然后平分给了当地的百姓。

    这件事城外守卫刚刚报知天听,下午又几处子粒田被劫持,同样分给了当地的农民。

    起义军这么抢分了两天,本来观望的一些勋贵之家坐不住了,本来名单上没有他们,可是却被抢了几个,这都是皇帝不肯交出那些败类引起的。

    所以皇帝不交出这些人,那就只好他们自己组织人抓那些人,给女将军送去了。

    城中乱战了半天,更多的人都受不住了,人家还没攻打进来呢,城里自己人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还守什么城啊,迎接女将军进城吧,把名单上的人全都收拾了。

    齐照已经非常想念自己的女人了,他老子给他留下的烂摊子和废兵力,如果真打兴许能打过李光尘,可是他为什么要打?要让生灵涂炭,那就投降吧,让他的女人当皇帝,反正他自己也没什么损失,谁当皇帝都是他们家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新帝再一众大臣强烈的请求下,绑了名单上的那些人,然后打车城门,迎接他的女人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乾清宫大殿暖阁,李光尘已经入住在里面,齐照住在另外的房间,因为她刚进来,朝廷有些乱,有人让从龙有功的沈唯卿来问,到底谁当皇帝。

    沈唯卿的建议道:“自武皇退位后,男人的朝廷越来越提防女人当政了,这不是什么好事,但是民智未开,他们就是不服女人,小光你虽然样比男人强,当时不见得能当好这个皇帝,你会很累,还不如让新皇继续当下去!”

    反正你们是夫妻,还不说和离。

    李光尘笑道:“其实无所谓的,世人越不服,当的越有意思,我就是要当皇帝,管男人什么事?”

    真是任性!

    其实很艰难的,但是相信她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当皇帝吗?”

    李光尘摇头道:“谁当皇帝不重要,改变现状才重要,如果还让照哥做皇帝,天下将会有三分之二的土地掌握在五分之一人的手里,其他人就穷死了!”

    这是她起义的初心,抽出勋贵从百姓手里抢去的土地,完成沈天岚没有完成的改革。

    沈唯卿点头:“懂了!”

    李光尘摇头:“你还没彻底懂!”

    沈唯卿皱眉:“我还没懂吗?”

    李光尘笑道:“但是有人会懂的!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好办吗?”另一边齐照道:“小光先做皇帝,等用暴力把不合作的人解决了,这天下我帮她做,就这么简单而已!”

    大树笑道:“那皇后娘娘还是在给皇上您打天下啊!”

    齐照笑道:“现在我是皇后娘娘了!”

    大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您倒是适应的快啊!

    光正元年,女皇李光尘登基,该国号为大新,凭着过硬的手腕将齐家所有人贬为庶民,除皇后齐照,长子齐敬垣之外,所得金银上缴国库,所得土地平分给当地农民。

    以此为例,世家大族的财富和土地也是如此处理,一时间天下财富均分,引民心所向,国富民安,国力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可就在一切都往好的方面转变的时候,皇帝急流勇退,皇位传给皇后齐照。

    新皇继位,改年号清正,封李氏光尘为皇后,本来要册封大皇子齐敬垣为太子,但是齐敬垣却离奇失踪,更奇怪的是帝后竟然没有派人去找,此事略过不提。

    新皇大赦天下,继续册封昔日贵妃,如今端太妃为西宫端贵太后,生母娴妃为娴敬太后,东宫皇太后封号不变,国杖新建侯封新建公爵,加封太子太保,俸三千石……

    册封过后,就是抡才大典,要知道之前女皇帝废很多文物官员,这一届抡才大典就特别有看头。

    是啊,人才确实非常重要,但是不是无可替代,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,永远都会有后浪。

    刚出了春闱的试卷。

    齐照带着试卷去见李光尘,李光尘不在宫殿,齐照在太液池岸边找到她。

    “小光,你怎么不高兴啊?”

    李光尘正在无精打采的喂着饥饿的鱼群,看他过来,她脸上依然没有笑意道:“白染尘还没有送孩子回来,我想出去找他!”

    小团圆不是丢了,是被白染尘给劫持走了,凭着李光尘和白云飞的功力,还算不出白染尘去哪了。

    好在,不用担心小团圆的安危,可是李光尘想孩子啊!

    想到这,齐照就会觉得自己特别的无能:“再遇见白染尘,我会杀了他!”齐照声音无情的说到。

    李光尘却不那么认为,其实她算过了,小团圆虽然是长子,但是并没有真龙气运,因为不是宫里出生的孩子,他的身份会被人质疑,他不适合当皇帝,好在,她有比当皇帝更富有的财富等着小团圆,让他不当皇帝,皇帝也不敢欺负他。

    皇位自然就只能留给小团圆的弟弟了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王旭升的原因,朝廷不明真相的,还有知道真相的娴敬太后,竟然希望齐照立王旭升的儿子天养当太子。

    那个娴敬太后啊,真的把这江山当他们齐家的了啊。

    “不提这个了,先皇的陵墓已经修好了吧?”

    皇帝的陵墓自然是在皇帝活着的时候就修好了,可是万宏帝死的时候还挺年轻的,陵墓没修好,齐照帮着他修呢。

    当然,齐家之前的皇陵不算了,成为了普通陵墓,万宏帝也不是按照齐家皇族的规格下葬。

    而是按照大新太祖的规格追封,就当他只是皇帝的一个父亲,而不是本身是皇帝。

    以后李明赫去世也是这个规格和封号。

    之所以还保留万宏帝的封号,其实也不是为了齐照,李光尘是为了万宏帝和西宫端贵太后,为了他们两个的爱情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两个的爱情会伤害很多别的女人,但是到底是万宏帝的遗愿,人都死了,何必让他和他心爱的女人分开呢?就这样吧,成全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引起娴敬太后的强烈不满,甚至娴敬太后不准他们给西宫端贵太后封号,可是当时齐照人了端贵太后当母亲,就得遵守规矩。

    反正娴敬太后是管不了他们的。

    齐照点头:“修好了!”

    像是想到了什么气氛一窒,齐照突然问道:“小光,这辈子咱们算是没什么遗憾了吧?”

    跟上辈子比,他们这辈子自在许多。

    李光尘反问道:“为什么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齐照眉心一皱问道:“那你还会做那个梦吗?”

    哪个梦?

    地狱业火焚身!

    太液池边清风送爽,吹的明红色的衣袂翩然舞动,李光尘直起身,将手搭在齐照的手心上。

    念叨:“乾,坤,兑,离,震,砍,艮,巽……我们破了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全文完

章节目录

神医祖宗回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自在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在观并收藏神医祖宗回来了最新章节